十字洋河上的救援与遗憾

  徐传兰拍的汽车落水照片

  徐传兰拍的汽车落水照片

叶永春

昨天上午11点40分,随着“砰”一声响,一辆轿车冲进十字洋河,车门车窗紧闭,在水面上漂了一会。突然,后备箱被打开了,渐渐有河水漫进去,车体下沉速度加快。最快赶来救人的周伟辉、周玉和马龙,下水给车绑上绳索,想把车拉上来。不料绳子吃不住劲,突然绷断。车没拉起来,车上一名男性司机没能逃出来,年仅34岁。

雨刮器拼命摆像求救信号

昨天上午,西塘河路宏图桥南侧约50米处,葡萄园老板娘徐传兰在路边看摊。风大有点冷,她缩在塑料棚里,看不到路面两侧,只记得路上车很少。突然,北面传来“砰”一声巨响,把徐传兰吓了一跳。她探头看,只见宏图桥南边的十字洋河中,漂着一辆白色轿车。

“和在路上开的车一样,车顶在上面,车窗和车门都关着。”徐传兰说,她又跑到河边,发现轿车的雨刮器在拼命摆动,像是在传递求救信号,她立即拿手机拨打110。通话记录显示,徐传兰报警的时间为11点41分。

由于紧张,徐传兰报警时说话声很大。隔壁另一个葡萄园里,正在守摊的老板马龙听到喊声,扭头往这边看,发现河里有辆车,“一边打转一边往对岸漂”。马龙丢下摊位,背上放钱的包,快步朝宏图桥方向赶去。

下水救人把绳子都拉断了

徐传兰的喊声,还惊动了她的老伴周伟辉和儿子周玉。父子俩正在葡萄园里干活,听到喊声便跑过来看,见轿车在水面上漂了一会后,后备箱打开了。河水开始从后备箱漫进车里,车子一边打转一边往下沉。

车在往下沉,却看不到有人逃出来,周伟辉先从河西岸下水。“水很冷很冷,游了好几米,实在游不过去。”周伟辉说,河水冰冷刺骨,车子还在往对岸漂,与他越来越远,他只能返回到岸上。

见车与对岸更近,周玉和马龙的打算是将车拉回岸边。周玉取出他儿子夏天游泳用的车胎,还好有气,再找来一根用电缆做的绳子,和马龙穿过宏图桥,直奔对岸而去。

见丈夫去救人,周玉的妻子张厚丽丢下刚起的油锅,关闭煤气紧跟在后,徐传兰则找来一块大木板,扛在肩上跟过去。张厚丽说,她跑到宏图桥上时,丈夫和马龙已到对岸。张厚丽说,她吓蒙了,心里只求车上的人快点逃出来,但没等她过桥,眼睁睁看着车子沉下去,她忍不住眼泪掉下来。

赶到对岸后,周玉在岸上拉绳子,马龙下河。马龙说,没等他靠近,车子已完全沉没,他在水里摸着将绳子系在后备箱内可以挂的地方,再回到岸边和周玉一起拉。但车沉到水底后再也拉不动,他们把绳子拉断了,车子也没有再浮上来。

没能救到人心里很难过

事后,民警和消防赶到,消防队员下河将绳索固定在车上,将轿车拖到岸边,从车内找到一名男子,由急救车将其送往医院。遗憾的是,记者赶到医院获悉,该男子经抢救无效死亡,年仅34岁。

周玉说,这辆轿车从落水到沉没,时间很短,他们没能把人救上来,心里很难过。他记得在跑向对岸的过程中,看到轿车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人,身上系着安全带,但车窗、车门以及天窗都毫无动静。“要是后备箱不打开,应该还能再漂一会。”他说。

目前,警方正对事发具体原因作进一步调查。

延伸阅读

落水后车门车窗打不开,怎么自救?

华碧司法鉴定所高级工程师夏海红说,不同的车辆,电瓶所处的位置不同,大部分中低档车辆在车头部位,一些高档车在后备箱位置,也有车在座椅下面。车辆落水后,电瓶一旦进水,很快就会断电,导致电动车窗开关失灵,天窗也无法开启。即便电瓶不进水,线路受潮后也会短路,导致部分设施失灵,比如车窗打不开,但后备箱仍能打开。

此外在车落水后,车身受到水压,车门会很难推开。夏海红说,这时要让车内外的压力保持平衡,最好的办法是打破车窗。他说,前挡风玻璃是夹胶玻璃,难以敲碎,被困者要破拆的是侧窗。破拆时,将撞击点瞄准车窗的四个角,会更容易一些。

夏海红说,建议车主在车内备好破窗器,若没有这些救援设施,也可就地取材。比如车载灭火器,还有座椅头枕,将头枕拔出后,上面的金属管也是可用的破拆利器。

0
[责任编辑:fansymc]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苏州日报”、“姑苏晚报”、“城市商报”、“城市早8点”和“苏州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关注我们
关注我们
博评网